梦魇

梦魇

好久之前做了个梦,梦见你、我、惠美女,另一个开始是宁静后来变成了明确,我们四个在一个小店吃饭(为什么是我们四个我也不知道),之前聊着什么我都记不清了,就是后来你突然说你今年年底小年那天要结婚了,婚礼要求必须以你个人名义,也就是说你不能有家人参与,是不是言外之意你嫁给这个人之后就再也没有亲人了我不得而知,我是这么理解的。我当时很不解,为什么会有这样无理的要求呢?你的表情说明你似乎不以为然,就是说你默认或是同意这样的要求。我似乎没说什么但又好像在为你不值或是气愤,最后无言而终我们吃完饭要走了,这是你去了卫生间小惠陪你去的,而我和明确在外面等你们,但是好久你们都没有出来,实在没办法我们决定去找你们,当时越过了一道门似乎厕所是在外面的,小惠出来了此事你也出来了可我一转身的功夫你们都不见了,我走进了一个空旷又很大的地方应该是室内,走着走着没有路了没有出去的们,远处似乎是个泳池或者澡堂子,有人在哪里但是听不到声音,我怎么也找不到出口,又迈不出脚步,此时感到胸口疼特别难受,我只有大喊,突然把自己喊醒了,但是我的胸口还是那么疼!!!!!

一个不知所措的梦,有点奇怪,但我一直记得,没想把他忘了,就是想看看你年底会结婚吗??

于2014年4月11日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